曲小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109节,求魔,曲小蛐,我去读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时琉心口一梗。

说不上来是什么缘由,只是觉着涩然又心寒。兴许是小琉璃妖的那个梦境影响,她实在不愿相信,梦境里那个屡屡为三界赴界门战场、数万年与域外天魔血战而镇守界门的中天帝,背后护着的却是这样一群恩将仇报的无义之辈……

这便是他如今如此轻贱三界众生的原因么。

魔并不知道低垂着头脸颊微白的小姑娘在想什么,但几个月来,除了他入夜后几次来宗主峰未现身的查视外,还没能和小石榴见上一面,更没听她说过几句话,这会儿既然来了,他便忍不住想听石榴张张口。

想了想南蝉那个叫仲鸣夏的分身,酆业偏脸看向时琉:“我给你的血瓶,是不是被她碰过?”

时琉抬头,回忆了两息,她意外点头: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——酆业提起,时琉才想起来,当日她初搬入弟子殿,第一次与仲鸣夏师姐见面时,对方一把重剑压垮了她的桌子,且接了她放在桌上的血瓶,拿在手里查看过。

想起这个,时琉不由呼吸一紧:“她是碰过,但并未打开。”

魔哑然笑了:“你当她的仙帝之位是吃素换来的?她取了一滴,是你没发现。”

“她,她取你的血做什么?”

酆业眼尾轻提,睨着有些不安的少女,他眼底笑意淡了:“验劫境玉,查我的死劫。”

劫境玉的本相,时琉在藏书阁里了解到过。

她很清楚这背后的意义,听完之后,呼吸都微微屏住:“查到了吗。”

“嗯,”酆业像随口应了,“在劫境玉里,见到了将来会在仙界的界门之下杀了我的人。”

“——”

时琉神色滞住。

一两息后,她几乎从床上跪起:“你——你会死吗?”

魔懒垂着眼。

“没人不会死。”

“那不一样!”时琉想都没想就反驳,面色也再次苍白,“你的仇尚未报,你不能就这样死了。”

魔却听得低低笑了。

他轻抚过长笛,偏过脸像漫不经心地望她:“不是你自己说,拿回罗酆石后,我们天高水长,再没关系了么。我死或不死、死在哪里,你关心来做什么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时琉慢慢坐回去。

她低垂下来眼睫,过了半晌,才声音很低地说:“我只是想自己决定,我欠你的命要如何还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修仙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刀·雁翎

饺子别放醋

一步成仙

雾中无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