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小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68节,求魔,曲小蛐,我去读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◎何为,九窍琉璃心?◎

身为玄门近代长老兼小师叔祖的拥趸,袁沧浪的第一反应实是——

‘大胆魇魔,入了玄门犹死不悔改,竟还敢妄施魇魅手段试图拨弄人心,可笑!天门之下第一人又怎是你能蛊惑的!?’

袁沧浪可以对着袁家列祖列宗以及玄门师祖们的排位发誓,他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。

但不知为何,没出口,反倒是脑袋下意识扭向了蔺清河。

小师叔祖不愧是小师叔祖。

被一个上古大魔这般秽语污蔑,他竟然还是和进来时一般无二的神情,分不出是漠然还是从容。

一定要说,也只有眼帘垂下些。

他似乎很轻地叹了声。

“擒你回来,非我本意。”蔺清河说。

魇魔娇戾笑了:“那你要如何,放了我吗?”

“你为恶无数,终究难容于世。我放得,玄门也放不得。”

“那你倒是一剑斩了我、为你的天下苍生除害啊!”女人终于撑不住笑,神色戾然而咬牙切齿。

蔺清河沉默。

袁沧浪回过神,就已不自觉听了两个来回了。

他有些懵。

虽说无情道讲究太上忘情,万般私事不值挂心……但都被魇魔污蔑夺了元阳,就算为了玄门清誉,小师叔祖第一句是不是也不该先说这个?

袁沧浪想了想,还是委婉而艰涩地用传音表了谏言。

蔺清河很坦荡。

他没有回以传音,而是当着封天石牢内的魇魔的面,侧过身,只平静地对袁沧浪说了一句:

“她所言属实,未有污蔑。”

袁沧浪:“……?”

想来飞升成仙的雷劫当头劈下来也不过如此了。

见袁沧浪太过震惊,一副要神魂离窍的模样,蔺清河自身虽不在意,但毕竟顾念这是后辈子弟,便多添了句:“我从未做过愧对宗门之事,你无须忧心。”

袁沧浪的胡子都抽了抽:“弟子,不是担心这个……”

蔺清河抬眼。

那双清远如天河的眸子与袁沧浪略作对视,他便了然摇头:“不必多思。我已入无情道,前尘尽断,再无瓜葛。”

“哈,哈哈哈……”

这句终于惹得牢狱内的女人一步跨至玄铁栏杆前,她眉目狠眦,恨意滔滔汹涌在她眼底,狰狞不绝: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修仙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人在水月洞天:开局梦入神话

罗家庄园的安德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