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小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39节,求魔,曲小蛐,我去读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可是眼皮好沉,她没力气答他了。

她……

“答对了。”

时琉听见头顶少年声线冷漠又敷衍。

“…?”

时琉眼皮轻颤了下。

她根本没说话。

酆业侧抱她在怀,也让不出手来,他便就着那根花枝,在左腕上一划——

不远处的树下,酣睡的狡彘鼻头一动,忽地原地蹦起来,它神态凶悍,须爪偾张地朝着某个特殊气味飘来的方向就要扑出。

看清那边只有酆业和快死了的小丫头,狡彘一呆,歪了歪脑袋。

——

这次伤口极深,深可见骨。

淡金色光粒浓郁了许多的血,正从撕裂的伤口里缓缓淌下。

酆业冷漠睨着,几息后他偏开脸,舌抵着齿尖嗤出声自嘲。

“奖你一条命好了。”

魇魔梦境(二)

◎封十六。【小修】◎

夕阳薄了山野。

晚霞斜迤的山坡上,一只鬃毛古怪还地包天的小狗急得原地打着圈儿转。

被它绕着的,白衣少年长袍垂地,怀里躺着个面色苍白割了长疤的少女。

酆业左手环在时琉身后,右手拎了只黑盏瓶。

瓶内盈着淡金色飘红的液体,正被他抵在女孩唇前,一点一点渡进口中。

地包天小狗在旁边急得呼噜呼噜的,偏还不敢上前。

神识传音里,狡彘更着急:“主人!您旧伤未愈,现在为了救她竟又伤及本源,等时家与玄门的追上来可怎么办?”

酆业眸也未抬:“不是有你么。”

狡彘:“?”

黑盏瓶里液体喂下过半,酆业垂了手,望过去。

被魔似笑非笑睨着,狡彘僵住,然后咕咚一声,它咽了一大口口水:“时鼎天我真打不过。”

酆业:“不用你打。”

“啊?那我干什么?”

“去趟甘州,遛遛狗。”

“?”

狡彘迟疑住了。

它有点不确定,遛狗的狗是说它还是…?

寂然间,酆业单掌一翻,一只小纸人出现在他掌心里。

甫一看见,狡彘立刻垮了脸,地包天牙口委屈地磨了磨:“主人,我可是您亲生的下属。”

魔漠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修仙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人在水月洞天:开局梦入神话

罗家庄园的安德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