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小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34节,求魔,曲小蛐,我去读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紧随其后,床榻边其余师弟们也醒过神,纷纷杂杂,七嘴八舌地开始问候起晏秋白的身体和感受。

晏秋白被吵得头都晕。

偏偏那日灵力抽干耗尽,这会身体虚弱,使不出几道禁言术以儆效尤,只能任凭他们吵着。

他缓慢坐起,正要开口,温淡眸子忽地望见了垂在被衾上的右手——

五指修长,骨节分明,干净得一尘不染。

也什么都没有。

晏秋白眼神罕有地慌了一息,他摸上空了的指节,回忆起什么,才稍定下心神:“时璃师妹何在?”

几位师弟停住话头,各自古怪对视。

“这就是患难见真情么?”

“看来时家与我们玄门结亲之事,可以提上议程了哎?”

“……”

晏秋白捏了捏额心,轻叹:“休得妄语。我找时璃师妹,是因为有东西交给了她,需要拿回来。”

“哎,师兄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”跑去通知长老的袁回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,听见这句,他着急地把方脸往榻前一凑,“送出去的东西,哪有收回来的道理?你这样是没有姑娘家会喜欢的。”

晏秋白无奈:“不……”

话未说尽。

袁回那颗方脑袋就被来自身后的一道气机往下一摁,扑通一下,他就跪着磕到晏秋白身侧的被衾里。

紧随其后,一道严肃声音踱进来。

“就你这点微末道行,连你大师兄都敢戏弄?”

一听来人,围着床榻的玄门弟子们纷纷低头躬身作揖:“袁长老。”

“见过长老。”

“长老……”

袁沧浪一个没看,径直到了榻前。

侧身坐下,他二话没说,掐起晏秋白的手腕试脉。

几息后,老者松了口气,睁眼:“掌门与长老堂一向看你稳重自持,这才放心你带队下幽冥历练——可怎的如此不爱惜自己?你若是出了什么事,届时,掌门就算荡平这幽冥作恶的魔修,又如何能平心头憾恨?”

“是我未多加审度,劳袁长劳费心了。”晏秋白颔首认过。

袁沧浪又肃然责言几句,这才放过:“我进来前,听你问他们时璃的去向?”

“……”

见袁沧浪似乎也误会什么,晏秋白有心分辩,但又实在不想多费时间,就匆点过头:“时璃师妹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修仙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人在水月洞天:开局梦入神话

罗家庄园的安德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