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小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2节,求魔,曲小蛐,我去读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低着头的少女似乎没察觉,兜帽将她的脸藏在阴影里。

同个大牢房内,其余麻衣囚服里有人嬉笑起来:“瘦猴,你是不是喜欢她啊,怎么一到她眼前就不耍你的牛皮威风了呢?”

“放、放屁!老子才不会喜欢这种丑八怪!”

瘦猴脸涨得通红,恼火瞪角落里开口那人。

话是脱口而出,说完以后他就下意识望了眼身旁的少女——兜帽低低掩着,少女头都没抬,给他缠上止血布带的手指也轻巧平稳地勾扯着。

她就好像压根没听见他们的话。

瘦猴恼意更盛,脸都烧得像猴屁股了:“丑八怪你可听好了,不要自作多情,老子才不可能看上你呢,你——”

“邦邦!”

沉木棒敲在牢门上,“吵什么,想早点投胎是不是!”

姚义站在阴潮的牢门口,恶着眼神划了一片,最后落到唯一低着头的少女身上。

“时琉,跟我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最后一条麻布系紧,时琉从墙角起身。

昨夜下了雨,阴湿的地牢里积着不少水洼,转过来起身的时候她晃过其中一个。冷然的暗光浮过水面,映出女孩藏在兜帽下的侧脸——

狰狞的长疤攀过女孩本该清丽冷艳的脸,从眉旁一直蜿蜒到唇下。

如雪白玉壁上一道丑陋裂痕,触目惊心得令人皱眉。

所以是“丑八怪”。

时琉听过了好多日子。

但她不觉得有什么难过。毕竟这是她还能好好地活在鬼狱里、没有被献给幽冥那些四下流散的恶鬼匪首们做短命姬妾的唯一原因。

何况就算这样,随她身量渐渐拔起少女模样,也总有些毒蛇似的冷腻眼神往身上纠缠。

时琉侧身出牢门时,将疤痕那侧朝向姚义。

可姚义视线没往这边落,反倒是拧着手里的沉木棒,晦着神色往幽暗牢廊尽头走:“赶紧些,再慢点,那边就得死人了。”

时琉意外地抿了抿唇,加快步子跟上去了。

随姚义走到这鬼狱地牢最深的天井口,时琉看见了被扔在空地上的一个……少年?

要不是听到姚义说的,时琉心里早有准备,那此时还真不敢贸然确定地上那血糊糊的半死不活的是个活人。

他身上约莫一件白衣,看不出纹理质地,浑身上下几乎都被血染满了——红的,红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修仙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人在水月洞天:开局梦入神话

罗家庄园的安德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