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14、一个男人,忠犬(SC,1V1,黑道),白尘,我去读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下雨了。

萧星淳伸出手去接,雨珠打在手心里并不凉,甚至带着一丝空气中被日光烧灼过的暖意。

沙漠边缘的气候就是这样,白天晒得要要命,到了晚上,温度又降到不得不穿上外套。这场雨再下上一会儿,雨水便不会再这么温柔。

时澈不知在想什么,他已经坐了将近两个小时。

但萧星淳看着他的剪影,出现在眼前的依旧是那时他充满震撼的眼神,和久久凝视她,久到眼尾漫出酣红的茫然和惊诧。

很显然,她的身份远在他意料之外。

从那时起时澈便沉默下去,若不是偶尔颤动的眼睫,他将如同雕塑一般安静。

缓慢的雨声本来有节奏地平稳演奏,但从一道轰隆隆的雷声响过后,突然变大的雨水顺着纱窗流进室内,地上随即漫开一条细长清凌的小河。

时澈关上窗子,水声戛然而止,只有偶尔风将树叶吹到玻璃上的声音还在循环往复。

萧星淳也眨了眨肿胀的眼睛,看着他来到自己身边。

时澈另只手提着个黑袋子,里面是两只新手机。

他按着一侧,亮起的屏幕让她突然生出几分即将要见到亲人的兴奋。

“之前的电话里有窃听,我已经丢了。”

时澈熟练地插上电话卡,把手机递给萧星淳。

沉甸甸的,带着他的体温,很有重量感。

“联系你的家人吧,报个平安。”

他说完便拎着另一只盒子往外走,神态自若地合上门,待她如常,从始至终未提一个“萧”字。

随着门合上,萧星淳收回凝视的目光。她屏息打下一串熟悉的号码,片刻后,过了电的声音便从听筒中传出。

温润而低沉,又带着一丝被焦急灼烧过的苍哑。

“纯儿?”

萧峋倏地看了眼手机,似乎想要从里面看出萧星淳的脸来。

“大哥,是我。”

萧峋等这一声等了太久,恍然听到妹妹的声音,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这些天萧家人过得如坐针毡,还有叶家的舅舅舅妈,所有人都因为她的失踪憔悴不已。

特别是萧星淳的父亲,这些天来他瞒着妻子,让叶家的一对儿女哄着姑姑出去“旅行”,还要在和妻子通话时表现得云淡风轻,每一次隐瞒伪装,都让他像赤脚行走在烧红的烙铁上那样难熬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妻子被他的学生催眠

天堂没有爱

一盒陌生男人的骨灰(NP)

嘿嘿的红烧肉

蓝池路

Yankee Doodle

桃桃多肉(1V1 校园H)

任落佳

失声求情(伪骨科,女主单出轨)

Joemmy

时空门后二十年

从言白若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