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甜包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和好,月影沉沉,小甜包,我去读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晏沉还记得第一次带于时屿和卿月见面时的场景。

四月的樱花开得茂盛,校园的小路上来来往往都是手挽手的情侣。他跟于时屿坐在樱花树下的石凳上,确认关系后,晏沉说要给他介绍从小一起玩的朋友。

“这花开得真好呀,天天在队里,不是训练就是出任务,看到的都是黄泥巴。”于时屿仰起头看着飘落的樱花,笑得灿烂。

晏沉宠溺地笑了笑,给他拂去头发上的花瓣。

“咔嚓”

身后传来拍照的声音,晏沉和于时屿齐齐回头看去,卿月已经不知在身后站了多久,许是见这拂花瓣的场景太美,忍不住拿相机拍了下来。

“怎么偷偷站在背后?”晏沉将手从于时屿头上拿下来,看着笑容满面的卿月。

卿月嘿嘿一笑,眼睛弯弯的:“我从实验室过来的,就抄近道啦。”

晏沉站起身拍了拍于时屿介绍道:“小屿,这是卿月,叫她月月就可以。”

于时屿挠了挠头发有些害羞:“我叫于时屿,是阿沉的……战友。”

卿月嘴角上扬,眼睛在于时屿身上转了转:“战友吗?晏沉不是这样说到诶……”

于时屿脸登时就红了,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转头看了看晏沉,晏沉无所谓地撇撇嘴。

于时屿曾经偷偷问过卿月,对他和晏沉之间的感情不会觉得反感吗?

卿月一开始很纳闷,转而笑了笑很温柔地回答了他:“世俗总是教人如何行,如何做,何为对错。可是小屿,爱本就没有对错。阿沉是个很勇敢的人,他曾经教会了我怎么勇敢地去生活。我想,他也应该教会了你如何勇敢地去爱。”

一切都很好,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新年,两人的拥吻被晏妈妈撞破,这个秘密大概会一直只属于他们三个人。

“你是昏了头了!晏沉!”晏妈妈气得心口发闷,一气之下进了医院。

晕倒之前晏妈妈用最后的力气警告了晏沉,如果这件事情被除她以外的人知道,她会在晏沉眼前去死。

绝望的母亲用仅剩的力气和理智保守住了秘密,她不能容忍自己多年培养的如此优秀的儿子被家族唾弃,被世人鄙夷。

而后晏妈妈第一次反抗了老爷子,以自己生病为由强行留下晏沉在身边,不准他回部队。她觉得,只要不见,这种异样的感情早晚会从儿子心里消失。

于是她疯狂给晏沉介绍相亲对象,哪怕晏沉一次次搞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妻子被他的学生催眠

天堂没有爱

一盒陌生男人的骨灰(NP)

嘿嘿的红烧肉

蓝池路

Yankee Doodle

桃桃多肉(1V1 校园H)

任落佳

失声求情(伪骨科,女主单出轨)

Joemmy

时空门后二十年

从言白若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