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甜包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聚会,月影沉沉,小甜包,我去读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两人到餐厅时,大家伙已经吃起来了。见晏沉跟卿月进来,都讳莫如深地笑起来。

看来晏潇这个传声鸟做得很到位。

卿月眼睛红红的,嘴唇也有些肿。但是没有人会开口去问为什么,为什么哭,因为她已经给了一个理由给晏潇,晏潇自然会让家里人都知道。

晏泞既然想瞧她的笑话,那她成全他。他以为这样就能让她失态露出马脚,他做梦!

晏老爷子瞧见两人这幅模样,拿起筷子就往晏沉脑门上敲:“兔崽子,这大白天的,就这么沉不住气?你就这么没点轻重?你是觉着过节我不敢抽你是吧!”

“爷爷!您自己说要抱曾孙的啊!”晏沉捂着脑袋嚷嚷。

一桌人哄堂大笑,卿月低下头,脸羞得通红。

只有晏泞,端着酒杯打量着卿月。妄图从她一个眨眼,一个抿嘴,甚至一次鼻子的抽动去看到她的悲伤或者愤怒。可惜,除了害羞和窘迫,什么都没有。

什么都没有。

难道自己想岔了,卿月对那个戏子真就只是玩玩而已?可是听说卿月带着那个他出去游玩了。想来应该是很喜欢他的呀,现下他把人给打了,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?

因着是端午,老爷子便留着他们在老宅住。卿月推脱不得,没办法只能住下。

“乖乖……”晏沉抱着卿月躺在床上,手掌在她背上轻拍,感觉到自己的怀里的人在发着抖。

卿月搂着晏沉的脖子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哭着说道:“阿沉……我不能为他哭……不能为他生气,不能为他失态,甚至连那根系带都不敢碰……让那个畜生那样羞辱都不能给他耳光,晏泞那个畜生,他怎么不去死……”

晏沉知道,卿月现在心痛得快要死去,他何尝不是呢,他觉得哭声快要把她带走了。也许自己当初的选择是错的,他不该同意她荒唐的请求。

他想起那年,他绝望到只想从楼顶一跃而下,绝食自残,靠着打营养液度日。是卿月,是她日日守在他身边,最后,在他快要成功的时候,是卿月哭着说要嫁给他,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。

“阿沉……当初你抱着我跟我说的,没有什么比活着,比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更重要。你说不要当一个懦夫!你带我去骑马,去游泳,去爬山……阿沉……现在这些话我都一一还给你!阿沉,别丢我一个人……我跟你妈妈说了,我嫁给你,你不会是一个人……”

思绪被卿月的哭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妻子被他的学生催眠

天堂没有爱

一盒陌生男人的骨灰(NP)

嘿嘿的红烧肉

蓝池路

Yankee Doodle

桃桃多肉(1V1 校园H)

任落佳

失声求情(伪骨科,女主单出轨)

Joemmy

时空门后二十年

从言白若生